想不到我只是他寂寞時的一味解藥

我叫燕子,高中畢業後,我沒有繼續求學,而是選擇了到城裡打工,先後輾轉了好幾家餐館,最後落腳在一家酒店裡。在這複雜的社會歷經種種後,我愈加渴望能擁有一份真摯的愛情。而那份愛情一定要純潔無瑕,忠貞不渝。為此,我一直守身如玉。

今年6月,廚師王斌的出現,引起了我的注意。王斌二十六七歲的年紀,就如同他的名字,看起來文質彬彬的。老闆把他介紹給大家時,還風趣地逗他說:「這麼瀟洒的小夥子,幸虧不是請你來當服務員,要不女顧客還不把你給拐跑了?」一席話讓大家笑個不停,我卻覺得這個男人很可愛。

後來我得知,王斌是當地人,高中畢業後在省城技校學了3年的廚師專業。為了照顧他的奶奶,故畢業後還是選擇了回家鄉。就這樣,我從心裡又對他多了幾分好感,覺得王斌這樣知冷知熱、有情有義的男人,或許正是理想的丈夫人選。

王斌從來不擺架子,甚至有的時候會悄悄的把我那份活兒給做了。在酒店難得的閑暇里,我們聊得比較多,在我的印象中,廚師都是那種很粗獷的人,但他不一樣,她給我的感覺是那種文質彬彬,說話也很溫柔,輕聲細語的。跟他聊天會讓我感覺很放鬆,他雖然單身,可是卻似乎挺懂女人的心,時不時送我電影票、蛋糕,給我的生活帶來一些新的色彩。

此前,我從未體驗過初戀。在王斌相處的時光里,我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有時,我還傻傻地想,要是他是個女人就好了,那樣自己就有了一個好閨蜜。終於有一天,午休的時候,實在睡不著的我悄悄潛入了王斌獨自居住的單人宿舍,看著他熟睡的樣子,不禁心生頑意,拿起桌子的筆正準備在他臉上畫烏龜。然而早已驚醒的王斌突然坐起身子,把我撲倒在他的床上。他把上半身壓在我身上,撩起我的毛衣和內衣,用他那大手用力的揉搓我胸口,我不自禁的開始呻吟起來。卻沒意識到,這一呻吟,彷彿給他注射了興奮劑,他從上邊扯掉我的所有上衣,一邊揉我的胸口一邊把他的舌頭和我的舌頭攪拌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吃了什麼,嘴裡香香的。緊接著,他分開了我的雙腿……

事後,當王斌真誠地懺悔說「對不起」時,我流著眼淚捂住了他的嘴。我抱著他說:「斌哥,我好幸福,能和自己喜歡的男人在一起,這就夠了。」

從此,我們一發而不可收。三個月後,我懷孕了,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王斌時,他卻變得悶悶不樂。我問他以後給我們的寶寶取個什麼名字時,他卻說:「燕子,別說了,你是個好姑娘,我是個壞男人。」接著,他又嘆了口氣說:「你說我們現在沒錢沒房,就算以後孩子生下來,也無法給我們的孩子帶來好的生活啊。要不,你去打掉吧?」

王斌說的話雖然看似很有道理,但那一刻,我的心中不禁感受到了一陣寒意。他口口聲聲說愛我,但他卻不肯承擔應有的責任。說到底,或許,我的存在僅僅是他寂寞時的一味解藥罷了。我以為的那份真愛,究竟還是自己欺騙了自己!

女人,永遠都不要讓某個人成為我們的全部,否則哪天當他抽身而出時,我們只會遍體鱗傷!

贊 (0)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