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看什麼都像在看小黃片,我性幻想這麼嚴重了?

以前覺得,性幻想是一件稀鬆平常而又非常棒的助興催化劑,豐富的幻想簡直是高潮的翅膀。

直到看到了一件這個女孩兒的故事後,才發現,原來有些性幻想,對人的傷害相當大。

英國一個名叫RoseCartwright的女神患有「純強迫症」(Pure-O),她每天都會將眼前所見的事物看成各種性器官,甚至無時無刻都想像著別人的裸體,甚至產生與親人發生性關係的幻覺,這讓她不堪其擾,甚至一度想自殺。

  我把你當姐妹,你竟然想睡我?

事情發生在國外,15歲的英國少女Cartwright,跟家人一次晚餐時,開始在腦袋裡面開車,她想像的都是活蹦亂跳的裸體孩子。

從那次以後,一發不可收拾,每天睜開眼,無論看到什麼,都能在腦袋裡面,想像成各種杏器官,杏暗示,杏用品。

17歲時,她和好朋友到戶外旅遊,看到山凸起的地方,她就想到陰莖,縫隙之中,就是洞洞。但她還得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其實她已經受不了了。

據她說,她那會最多的想像,就是跟妹妹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一天至少幻想好幾千次。但後來和女人上床,她發現自己對女人沒有興趣,排除了同性戀的問題。

後來她才發現,她實際上是患了一種比強迫症,更嚴重的精神疾病–「純強迫症」(Pure-O)。

科普一下,純強迫症的患者,腦海中會不斷重複與暴力、性或褻瀆神靈有關的畫面。

直到治療師給她開了一劑猛葯:每天早中晚看小黃片3次(這個時候可能又有同學想要說:借一部說話),每周接受45分鐘的暴露和反應預防治療

(就像電影《發條橙》里的暴力色情治療一樣)

沒想到的是,這個辦法還真有效,現在,雖然她還是會幻想,但完全可以接受共存了。

現在,她的故事被改編成電視劇《純粹》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如今,Cartwright將自身經出版成書《PURE》,她在書中說道:

「Pure-O佔據了我的生活,可能也永遠無法治好,但我已經開始學著喜歡它,在它的小世界裡,可能還隱藏著大智慧。」

英國獨立電視台「Channel4」也將她的故事改編成了電視劇《純粹》,給更多人科普這個罕見的癥狀。

像Cartwright在影片中說的,希望同樣受P乳e-O困擾的人,能勇敢面對這頑固的小黃病,重新享受人生。

  很多病,其實是因為太壓抑

過分壓抑的性,也會造成過度的聯想。這點,魯迅先生可是專門說過的

  「一見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魯迅>

  魯迅先生的意思是,性太壓抑了,所以性幻想才豐富。

紫薇還記得,曾經聽高中同學聊起,當時的同學中有一個標準的巫妖王

他看到山洞,就想到洞洞,看到山峰,就想到咪咪,看到山谷,就想到屁股。反正,在我們這些同學的心裏面,他就是可以對著山打飛機的那種人,現在想起來,應該也是純強迫症患者或者說太壓抑了。

有研究說男人每天平靜會性幻想11次,尤其是青春期的男生,性幻想多很正常。但有的人幻想豐富了之後,會做出一些猥瑣的事情出來。比如電車痴漢,前面看了個新聞,有一個群體,他們叫做「街頭塗鴉」,在路上跟拍姑娘,甚至做一些非常噁心的勾當,具體是什麼自行google吧,不願細講了。

所以最健康的方式,不是不幻想,也不是讓你去變態發泄,而是找到正確的釋放窗口,比如學習,打籃球,遊戲,奔跑,甚至是適當的打灰機也可以,只要是需要你投入大量精力的東西,都能夠幫助你釋放。

而且這些釋放方式都還算健康,但有的人選擇了早戀,提前性生活,這個我們都不提倡,畢竟一旦出問題,牽涉到的可就是兩個家庭、兩個人生。

總而言之,合理的性幻想,恰當的釋放,可以緩解壓力,有助身心健康。

畢竟食色性也,食物和性都是人的本性,如果戒掉了食物,人只能升仙,而戒掉了性,人就算升仙,又有什麼意義。

這大概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由來吧

贊 (0)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