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痴漢,日本情色文化導致的「日常

    說到日本痴漢的緣起,不得不提一件事兒。

    那是日本昭和二十九年(已就是1954年)4月19日,東京文靜區本鄉元町小學二年級學生細田鏡子的屍體在學校正門右側的廁所內被發現,七歲的細田被勒死,死前遭遇性侵,死因系窒息。5月1日,因其他事件被逮捕的嫌疑犯、二十歲青年坂卷修吉向警方自首,承認他就是殺害幼女的兇手。

    「一個大男人,為啥要殺害毫不相干的幼女?」

    坂卷家庭條件優渥,但父母關係並不和諧。坂卷憎恨出軌的母親,父親再婚後,坂卷也無法與繼母融洽相處,還染上了毒品。

    事發當日,路過小學的坂卷內急,借用廁所。日本小學作為公共場所,對外處於半開放狀態,廁所在校外,且為無性別廁所,男女皆可通用。細田在國語課上請假外出如廁,後進入廁所的坂卷透過廁所隔間微開的門看到了細田的臀,一時性起,坂卷性侵了七歲的小學生。為了阻止細田喊叫勒住了她的脖子,致細田窒息死亡。

    「小鏡子事件」發生後,全日本小學進行改革,男女別廁,對外賓另提供如廁場所,不再與在校生混用。但這些措施並沒有消除社會的恐慌,七歲小學生被殺、針對年輕女性的連環姦殺事件時有發生,加之電車性騷擾事件屢屢見報,使日本社會陷入一種「痴漢就在你女兒身邊」的恐懼。

    此後的昭和四十六年(1971)年5月24日,日本政府正式對「痴漢」行為做出界定,並與其他性侵害行為做以區分。

    「痴漢行為」包括強暴、強制猥褻、猥褻幼女、在公共場所侮辱女性、以猥褻為目的騷擾女性住處、割破婦女衣物,以及向女性衣物噴洒有毒物、污穢物的行為。而偷盜女性內衣內褲、跟蹤、偷窺、露陰等行為被歸為「變態」行為。痴漢一說自此被人熟知!

    而「電車痴漢」似乎更是日本的特產,絕大多數通勤族都曾碰過,或者目擊過性騷擾事件發生。

    去年僅在東京逮捕了大約1780起騷擾案件(違反了令人討厭的預防條例),其中64%發生在火車和車站。但是考慮到在某些情況下,受害婦女在哭泣和入睡,實際的案件數量還不止於此。

    「日本痴漢大軍緣何猖獗不斷?」

    儘管日本警方針對痴漢行為制定了嚴厲的打擊制度,但是日本全國的痴漢以及痴漢犯罪數量並未出現減少,其中還有不少痴漢是小學校長、警察官員、政府職員等具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士,不僅如此,許多痴漢更是屢教不改,一而再再而三的從事痴漢犯罪活動。

    首先,日本人在文化社會學中應該是那種比較缺乏自控,或者是太以我為主的民族了,這就是日本文化。在香港那些帶色的雜誌都是用透明袋子裝好,不讓人公然地翻閱;日本的成人雜誌就放在貨架上(除非是寫真集)就放在眼前引誘顧客去翻閱,日本的電車痴漢文化多與此有關。

    其次,還有就是日本的電車真太擠了

    據日本鐵路公司統計,日本電車高峰期混雜率達到198%,也就是說在完全客滿的車廂內再塞進一倍的乘客——這擁擠度可說是世界第一!男女混擠一團,如此現象也造成「痴漢」(電車色狼)犯罪盛行。

    再次,日本女性其實很怕事

    在電車痴漢的頻頻騷擾之下,日本女性的反抗卻十分有限。日本女性也有潑辣的,但大多數日本女性是屬於怕事型的。相信不少人對早前網上流行過的「日本MM衣服被扒」視頻依然記憶猶新。這部視頻中有N個日本少女在夏天穿著弔帶裙的時候,被拍攝視頻的同黨從後襲擊,直接把吊裙扯下露出雙點。這些被人突然扯下弔帶裙而走光的日本少女,沒幾個在衣服被扒後會發怒追痴漢的,很多都是「啊」一聲尖叫後,看到痴漢逃跑而不追、也不叫人,自己默默把衣服整理好就算。

    其實,現實里的日本少女就是這幅德性,她們怕事的人多,只要痴漢沒有進一步侵犯行動,她們當中很多人會選擇離開、避開就算,不會立刻大叫「抓痴漢」。相當一部分日本少女的懦弱或者說是不夠勇敢,無疑助長了痴漢的膽量。只要在人多的時候偷偷摸一把,如果對方沒有激烈的反抗,痴漢們就會抱著僥倖的心理和求刺激的心態尋找下一次下手的機會。

    對此電車痴漢這個頑疾,日本近年已立法規定倘若男性將手伸進女性衣物內,則根據刑法,視情況處六個月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法律公布後又出現新問題,由於日本社會容錯率低,一旦成為現行犯被抓,即便刑滿釋放,也無法回歸正常人生,因此涉嫌電車痴漢行為而選擇直接卧軌男性屢見不鮮。由於裁判過程中存在重判傾向,難免出現「痴漢冤罪」。唉,真是難……

贊 (0)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